铁头忍者在线暴毙

云片过激厨。右向基本上可以吃,少数除外。宝条过激厌恶。

Before  this  morning【01】

神罗时期的青年萨x战后AC云,众人穿越到艾欧泽亚的故事,赛文是原创光战【职业是战士】,【暗骑】弗蕾西亚【♀】是她恋人,阿拉米格已经解放了的设定。
人物属于SE,OOC属于我。
有很多bug,文笔辣鸡,欢迎捉虫。

        今天的利姆萨罗敏萨又是一个大晴天,赛文愉快的将刚刚洗干净的衣物抱了出来,打算趁着阳光正好晾干它们。在她刚刚拧开把手,费力的用脚别开厚重的木门时,爆炸般的响声炸开在她的后院,吓得白发猫魅一个趔趄,手里的东西哗啦啦的全部掉在了她精心修整的草坪上。
         来不及去管她刚洗干净的小裙子,赛文从兵装库掏出自己的大斧就冲了过去。
         眼前的情景让她惊呆了。结实的木制陆行鸟棚像是被崩石轰炸过似的七零八落地垮掉了,她的pilo正灰头土脸的站在这堆废墟当中,委屈巴巴的冲她叫了两声。
        “我的天呐………………谁干的!?”白发猫魅要气晕过去了,这是她上个月才新修的鸟棚!“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干的我要拿裂石飞环锯爆他!!!”一边狠狠的发誓一边开始收拾起破烂木板的赛文脸黑的能吃人。
         但是当她的手碰到了温暖的人体时,惊讶的情绪瞬间盖住了愤怒。她三下五除二麻利的搬掉了那个人身上的木板,晕过去了的金发青年正躺在这堆废墟里,面容安静又祥和。
        —— 看起来这个长的蛮漂亮的小伙就是毁掉自己鸟棚的罪魁祸首。
         出于对没有还手之力的人的同情,赛文并不打算对他来一个裂石飞环,她对这个晕倒在自家鸟棚里的青年她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先把他搬进了客厅的沙发上。
          …………看来自己的那些衣服又要重新洗了。安放好金发青年的赛文翻着白眼把自己丢在外面草坪的小裙子捡了回来,气冲冲的扔进了盆子里。

        克劳德是被身上的钝痛给唤醒的,他费劲的撑起身体,却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了一跳。离他不远处的壁炉正烧着,烤在身上暖烘烘的,身下是柔软的沙发——这不是他睡觉的那个房间,蒂法的酒吧阁楼上可没有这么好的壁炉。
        战士的本能让他迅速起身,金发青年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有人,反倒是看见了沙发前面的小矮桌上有一张留言纸条。皱着眉拾起来,克劳德发觉自己看不懂这个纸条上的留言——并不是他熟悉的语言。
         这一下克劳德有点懵了,明明自己是在第七天堂上的阁楼休息,一睁眼怎么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的沙发上了呢!?就在他手足无措思考着要不要离开这个屋子的时候,背后的门开了,一名白发女性端热气腾腾的杯子着走了进来。
        “你醒了?”她开口问道,“今天一大早发现你躺在我家鸟棚里面,看起来像是你从很高的地方砸下来的,鸟棚全坏了。”她苦恼的揉了揉额头,把右手上端的那杯热可可递给克劳德,“喝点东西吧,你晕了一整个上午了。”
        克劳德接过杯子,抿了一口,这杯饮料甜的不像是可可,“很抱歉弄坏了你的鸟棚……不过我并不知道这儿是什么地方,你能告诉我吗?”他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那位女性,猛然间发现了她头上的耳朵和身后毛茸茸的尾巴——这是猫吗?
        “这里是海雾村,啊对了,你的那把大剑不太方便放里面,我放在屋子外面了,”白发女性甩了甩尾巴,指指房门,“不用担心被偷的,这里治安挺好。”最后她向克劳德伸出手,“我是赛文.伊恩,平时叫我赛文就好。”说完赛文冲着克劳德笑笑,浅紫色眼瞳里映照着火光,看起来仿佛宝石一样熠熠生辉。
        克劳德放下杯子,握住了她的手,“我叫克劳德.斯特莱夫,谢谢你,赛文。不过我还有一些问题想问问你……”他说着声音变得越来越小,似乎是对于砸坏鸟棚这件事有着愧疚感。
         白猫听见他这么说时眼睛眯了起来,嘴角的笑意加深了一些,“噗,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不过在这之前,先得帮我把pilo的棚子修好。”

         修理陆行鸟棚并不是很麻烦,两人在叮叮哐哐的声音中交谈着,在鸟棚修理完毕时,克劳德总算是明白了自己目前的处境。
         虽然有点不可置信,不过这是真实的。
         他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和他那个遭受了苦难变得灰扑扑的世界不一样,海德林是一颗充满活力的星球。魔法在这里的运作原理和他的星球完全不一样,并不需要以魔石为载体。艾欧泽亚的科技水平并不高,没有很多高科技的产品,敌对的加雷马帝国可能和他的世界更相似一些。赛文为了和他方便联系,将自己小队的通讯贝给了他一个,以备不时之需。
         收拾完鸟棚之后已经是晚饭时间了,克劳德和赛文面面相觑——他们都不会做饭。克劳德一般都是在第七天堂解决食物问题,外出送货时自带干粮,下厨做饭这种事情对他来说真的很……遥远。而赛文则是只会做野外求生系列烤肉,在家里做饭都是交给弗雷解决的,然而弗雷这几天正外出做任务去了。
         两人苦恼了一会,最后白发的猫魅一拍手说干脆我们去石之家蹭点饭吃吧,芙拉敏肯定不会介意的。

        

         大约10分钟之后,两人出现在摩杜纳的大水晶处,不得不说克劳德对于以太传送这个“交通工具”倒是非常满意,免去了他的晕车之苦。赛文大摇大摆地向那个看起来有点破旧的酒馆走去,带着克劳德走进了里面的小门。酒馆后面还有一个这么大的空间实在是让克劳德有一些惊讶,这里的装潢说是酒馆,不如说更像是一个小据点。
        “嗨!芙拉敏!今天晚上的晚饭是什么?”赛文绕过摆放杂乱的桌椅朝吧台里面的女性招了招手,“如果有刺身就最好不过了。”
        “真抱歉,今天晚上是牛排配汤,”被唤作芙拉敏的猫魅族朝她微笑道,“不介意的话明天我可以做一些刺身,正好塔塔露小姐也想尝尝。”芙拉敏转过头看见了克劳德,他身后的大剑让芙拉敏有点惊讶。“这位冒险者是你的朋友吗?”
        “啊可以这么说吧,阿尔菲诺他们现在在里面对吧?我也有一些事情想和他们说说——克劳德也过来一下吧。”赛文示意克劳德和她一起进去吧台旁边那个门,“牛排留我们两份就好啦。”

         白发猫魅带着克劳德走进了那扇门,房间里已经有好几个人在等待,看见她带进来的克劳德时他们眼神有了一丝疑惑,不过这个疑惑并没有持续多久,为首的少年便先开了口。
         房间角落里的一抹银色在克劳德眼中扩大,金发青年的瞳孔瞬间紧缩。
         “赛文,这一次叫你过来是因为我们在摩杜纳圣寇伊纳克调查地那里发现了一个昏迷的男人。”身着蓝色制服的白发少年神色焦虑,“他自称是来自神罗的将军——”突然间刺耳的金属交接声在狭小的房间中响起,打断了少年的话。
          进房间时还站在赛文背后的金发冒险者——至少他们是这么认为的——此时已经拔出了他身后的大剑,与那个他们发现的银发男人兵刃交接。

            “萨菲罗斯。”他们听见金发青年用压抑着怒火的声音说出了那个名字。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