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利娅

云片过激厨。右向基本上可以吃,少数除外。宝条过激厌恶。

Before  this  morning【02】

其实我想写搞笑文。
迫真搞笑,但是实际上是流水账。
第一章的排版太糟心了,我换了一个。
02.
 
在众人愣神的短暂时间内,两人已经对攻数十次,刀剑相接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声音,凌厉的剑气撕裂了空气,刺耳的尖啸在房间中回响。银发男子因为仓促回防而处于劣势,长刀被击飞,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金发青年大剑已经横在了他的脖颈上,只需要再稍稍用力就可以送他去见海德林——
      
“喂喂克劳德住手!!”首先回过神的赛文低吼着冲了过去,用大斧的长柄格开巨剑。透过斧柄传来的力量让她手腕震颤,她有点惊讶的挑起眉毛,看来克劳德是真心想要杀死这个叫萨菲罗斯的男人。

“要打出去打,这里毁了可不好收拾。”气冲冲地冲两人说道,白猫尾巴上的毛已经炸开了。

听见赛文这么说之后,金发青年好像是冷静了一点,被愤怒和恐惧充斥的蓝色眼睛渐渐回复平静,他缓缓收回大剑,“…………抱歉,我有点过激了。”虽然是这么说着,但是他对那个银发男人的警戒不减反增,仿佛那是什么会随时发动攻击的可怕怪物一样。

阿尔菲诺在赛文跑去“劝架”时才反应过来来,暗自为这两个陌生人的武力值吃惊,但是他已经不知道要如何将刚刚的话题继续下去;桑克瑞德则是有些玩味地瞟着萨菲罗斯,脑洞已经开出了一个新世界;雅修特拉帮着可露儿和蛇心收拾被剑气吹散一地的文件和资料,不满地嘟囔着;塔塔露苦着脸算起了房间的修理费用——墙上和地毯上都被划出了相当深的裂口——这可不是一笔便宜的费用——

而被克劳德称作萨菲罗斯的男人在遭受了如此突如其来又激烈的攻击后脸上也只有疑惑和茫然,“我觉得我需要一个解释,”他拾起掉落在旁边的长刀,漂亮的翠绿色竖瞳紧紧盯着被赛文拉开的金发青年。

“你是谁?突然袭击我是因为和我有什么……”斟酌了一下用词,萨菲罗斯试探性地问道,“过节吗?”

看着宿敌那张稍显年轻的脸,和不带一丝恶意的眼神,克劳德仿佛被这句话梗住了喉咙,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最后一咬牙低声向赛文说了一句抱歉之后独自离开了房间。
        
房门哐当一声甩上的一瞬间,所有人陷入了尴尬的安静中。

“……呃,这件事我等一会再说吧。已经到饭点了,先出去吃饭吧。”阿尔菲诺尴尬地打圆场,示意大家先离开。赛文耸耸肩膀,拉着雅修特拉出去了,路过精灵族的少年时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萨菲罗斯在略微思考之后便迅速跟上赛文,一起走出了房间。
       
***
赛文没有在餐厅找到克劳德,不过她也不急,毕竟这位跨世界的旅行者人生地不熟,甚至不认识艾欧泽亚的文字,肯定不会跑多远。

二十分钟后,慢悠悠地享用完美味的牛排,赛文才走出石之家去寻找走失的陆行鸟——克劳德的发型真的很陆行鸟。
不出她所料,黄金陆行鸟先生正坐在大水晶不远处的长椅上发呆,大剑被他横在旁边,占据了长椅剩下的空间。

“嘿,克劳德。”小跑到他面前时青年都依旧神游天外,赛文伸出手在他脸前晃晃,这么一刺激金发青年总算是回过神了。

金发青年抬头看着站在面前的猫魅族,张口不知道说什么,犹豫良久最后又挤出一句抱歉。

赛文头都大了,活了二十五年就没见过这么难交流的家伙,弗蕾西亚都比他好说话。“不不不我不需要你的道歉,需要你道歉的是那个墙壁。我只是叫你回去吃东西,可惜了那块牛排呢。”她痛苦地捂住了脸,“关于那个萨菲罗斯的事情先过去再说吧,先吃饭,我听见你肚子在叫了。”

话音刚落,克劳德肚子恰到好处地咕了一声,金发青年脸上浮起一层红色,他这才拎起大剑跟着赛文朝石之家走去。

***

萨菲罗斯在金发青年回来之前迅速解决了自己的晚餐,跟着拂晓众人走进了隔间,继续之前谈了一半的话。
他还有很多事情想搞明白,比如说他为什么会来这个世界,以及那个克劳德为什么一见面就要攻击自己。

 “最大的可能是海德林的意识和你们世界的星球意志发生了交汇,你身上的高浓度的以太便是最好的证据,”雅修特拉手中的笔在纸上写下第一个可能性,“不过比较让人不解的是,目前只有你和那个克劳德被带到了这个世界——这是为什么?” 
   
萨菲罗斯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别说认识这个克劳德了,他连见都没见过。 毕竟这么一个陆行鸟头应该会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才对。

“他和你是有仇吗?一上来就这么狠呢,比弗蕾西亚还过分。” 坐在萨菲罗斯左手的粉头发的小女孩说道,脸上的表情是相当嫌弃,“弗蕾西亚好歹会克制一下不在室内打。”       

“不,我并不认识那个克劳德,不过弗蕾西亚是……?”耸耸肩,他对塔塔露的猜测表示不认同。又是一个新的名字,萨菲罗斯记下来。

“你会见到她的,除开脾气不怎么好,总的来说是一个优雅而且强大的……女性。”桑克瑞德替他解开了疑惑。
“虽然你说不认识……但是那位眼中的情绪可不会说谎,你之前说你是神罗的将军,那么之前是否有参与什么战争吗?”阿尔菲诺若有所思地敲敲桌面,把将军这个词加了个重音,“或许战争时期你杀掉了他重要的人——比如说亲人或者爱人?”

在萨菲罗斯开口说话之前,啪嗒的开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路。看来是赛文找回了那个黄金陆行鸟。
阿尔菲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指指门外,示意众人听一下。

说实话,石之家的隔音效果真是不敢恭维。外面的对话就算是没有听力强化的普通人也能听得清清楚楚。萨菲罗斯捧着一杯茶面无表情地听着屋外的闲聊。

“噢你是说这人并不是你熟悉的那个萨菲罗斯?”
“……他看起来像是十年前的那个人。”青年的声音听起来带着一些迟疑。

十年后的仇敌……那么和他刚刚接手的五台战争无关了。萨菲罗斯暗自挑了挑眉,未来可真是让人感兴趣啊。

“十年……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啊你不用和我讲,我只是感慨一下,不会逼着你说秘密的。”猫魅似乎是轻笑了一声。
“嗯……那么接下来会怎么安排他?”青年喝了一口汤。
“啊,大概是会安排他住我家里吧,收留战斗力很高的不明人士并且监管他们是我经常接的任务了。”
似乎是被水呛到,青年噗的一下咳出声。

评论(10)

热度(21)